2013.06.16 茫茫戈壁、凜凜雄關

[row][double_paragraph]

嘉峪關前列陣。

2013年6月16日早上,車隊到張掖丹霞國家地質公園遊覧,那些色彩繽紛的山形和構圖,令人心曠神怡。之後,車隊繼續西行,中午到達河西走廊另一名城酒泉,並在該處午餐。 酒泉古稱肅州,歷史悠久和文化深厚,是當年絲綢之路的黃金地致。 傳說酒泉「城下有泉, 其水若酒」,因而得名;另一傳說,漢武帝派大將軍霍去病西征匈奴,大獲全勝於此處, 武帝賜御酒以賞,霍去病以功在全軍,人多酒少,遂傾酒於泉中,與將士共飲,自此便有「酒泉」之名。

 有幾位隊員,每到一處,都喜歡與當地人閒談,聽聽地道情況、環境和故事,希望領略到行萬路勝讀萬卷書的真諦,在酒泉午餐,更是好機會。 閒談間,聽到「左公柳」和生產「夜光杯」廠都在不遠處,車手和領隊磋商可有時間去參觀,後知會阻延到下一站嘉峪關的時間,唯有餐後起程趕路,不去參觀了,希望沿路會見到晚清名將左宗棠任陝甘總督時所栽種的柳樹「左公柳」,至於夜光杯廠,未看過的,只好日後由個別安排和看緣分了。

戈壁灘、烽火台。

[/double_paragraph][double_paragraph]

 離開酒泉綠洲,車隊沿着戈壁灘上公路西行往嘉峪關,隊員開始見到及感受到强勁的戈壁風沙。霎時間,風沙來襲,遮天蔽日,公路也埋在沙塵暴中,連對頭車駛近,都只是隱約可見,車隊完全被沙塵暴籠罩着,而車身亦被風沙打到發出嘶嘶聲响。沙塵暴吹襲約半小時,雖不算長,隊員卻恍若經歷漫漫長路,曾與風沙正面交鋒搏鬥。風沙去後,天色漸漸明朗,公路亦清晰可見,更看到在沙漠上遠處的土堆,行近時才看到是古時的烽火台,不禁神思飛越烽火傳訊年代,烽煙四起,鐵馬金戈,兩軍交戰場境。不多時,遠遠見到一座關城的輪廓,那就是鎮守西域邊陲要隘的嘉峪關。

車隊在關前列隊拍照,然後到正門廣場泊車後,隊員徒步到關內参觀。嘉峪關建於明朝,在長城西端嘉峪山上,與長城東端的山海關遙相呼應。我們穿過幾重城門,登上城牆,沿城牆行一圈參觀箭樓、敵樓、角樓等建築,可見其設計獨特和周全,結構堅固,可想而知建築工匠的高超工藝。左宗棠曾在此關親書「天下第一雄關」牌匾,以表讚譽。在內城廣場,我們剛巧見到一隊古戰士扮相的士兵列隊操過,後知是準備表演守關攻防戰,他們看來也雄糾糾,氣揚揚。黃昏日落,車隊離開嘉峪關,駛往嘉峪關市,在市內住宿一宵。
嘉峪關–今時人, 古戰士。

蔡植華 18號車車手

[/double_paragraph] [/r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