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23 路邊風餐、湖畔塵緣、隕石流星

[row][double_paragraph]

伴隨着1號車重新起步, 發覺太陽已跑到地平線了, 大伙怱忙上路, 跑了個多小時, 導遊表示我們還有百多公里才能到達酒店, 我們只好放棄到酒店晚餐的念頭; 幸而此際Tommy發現路邊的一間小餐廳尚有燈光, 在两位導遊的努力遊說下, 餐廳主持俄羅斯小姐「俄姐」答應為我們一行十多人泡製晚餐, 當二十分鐘後我們迎來了有熱湯、薄餅,串燒、沙律和冷飲的晚餐時, 不禁有種想哭的感覺, 因為九十分鐘前我們還在作最壞的打算, 若1號車修復不了, 我們要在戈壁灘上吃乾糧和瞓車來等待救援了。 懷著喜悅的心情吃過地道風味的晚餐, 到達酒店已接近凌晨二時了, 終於渡過了踏入中亞地區的「車禍長天」Longest Day。

1.「俄」姐泡製風餐。

6月23日清晨, 車隊開拔, 從阿拉木圖駛往巴爾喀什, 路程約650公里。 這段路經大漠, 沿途一片荒涼, 間中見到小村鎮, 幾間破舊小屋。 中午, 車隊在一處小鎮午餐, 小店從未試過同一時間接待大隊人, 總動員忙了大半小時, 才見到食物出現, 萬幸! 午餐後繼續趕路, 個多小時後, 車手問俄羅斯導遊可有優美地點作小休, 回應說有, 十多分鐘後, 便帶領車隊轉入一條崎嶇小路, 車輛駛過帶起塵土飛揚, 不久到了一處湖邊, 那是巴爾喀什湖。湖水清澈, 湖面平靜, 湖畔風光靈秀, 確是小休好地方。 離開時, 攝影師建議每台車都揚起沙塵來構圖, 於是車手便嘗試做出沙塵滾滾的氣勢。 有車手見塵少, 要求跑多次, 但領隊說要趕路, 看前面如有同樣環境, 才再續未了塵緣。
3. 湖畔塵緣。
[/double_paragraph][double_paragraph]

車隊在茫茫大漠跑到黃昏, 又作小休, 乍然見落日斜陽, 滿天紅霞, 但覺哈蕯克草原不再荒涼, 只感到壯麗, 攝影師見機不可失, 連忙拍下多幅日落投影照。 夜幕低垂, 繼續趕路, 但見月兒明亮高掛, 繁星點點滿蒼穹, 雖整日駕車, 也不覺太疲慮。 静靜奔馳, 突然見到俄羅斯導遊車駛到路邊停下, 幾個人跳下車, 舉起相機對着天空, 跟着車隊也停下來, 及聽到無線電訊息說, 右邊天際, 有一線光茫劃過, 那是隕石流星, 隨手舉機拍照, 但已趕不及, 因那流星光茫只現一瞬間!

2. 巴爾喀什湖畔。
5. 月夜趕路, 流星閃過。
4. 草原相遇, 點點頭、握握手。

 

 

蔡植華 18號車車手

[/double_paragraph] [/r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