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24 帶上母親去旅行

[row][double_paragraph]

8月24日, 今天是魔鬼行程的第三天. 從德萊頓(Dryden) 至穆斯喬 (MOOSE JAW) 行程1002公里. 我们早上十点半出發, 開一個多小時的車, 就到達了一個叫West Hawk Lake的地方. 這個湖之所以特別, 是因為它是由一億年前的慧星撞擊而形成的. 如果從天空鳥瞰, 就會看到湖的形狀, 雖然經歷了漫長歲月的風化, 但還大部分保留著撞擊時形成的碗狀. 慧星形成的撞擊坑已在水底, 湖的寬度只有3.6公里, 卻因為慧星撞擊, 深度有110米! 湖水十分清澈! 我們的午間野餐就在這美麗的湖邊.


帶上母親去旅行,最大的幸福是環遊世界還能吃上母親煮的飯. 我車裡的裝備物資是真正派上用場了,電飯煲、咖啡壺、一整箱的食物,包括一袋泰國香米! 母親一早起來,就用電飯煲開始煮飯,飯裡還放上了蝦米、冬菇、豆豉鯪魚,再加上從香港帶來的魚子辣醬,或者是從三藩市唐人街買來的蓮藕乾、臘味、鮑魚等等,而姐姐則負責煮好咖啡。早上,我就在這種繚繞的飯香及咖啡香中醒來,很有一種童年的感覺。 我们把煮好的飯連煲一起用毛巾包好,放到大保溫箱裡,然後出發,開個三五百公里後,在一個風景優美的地方,或者是水清如水晶的湖邊,或者是一片盛開的向日葵地,或者是一片茂密的松林,或者是在佈滿礫石的河邊……,有如此美景再加上還是熱騰騰、香噴噴的雜錦煲仔飯,再澆上一點香港帶來的頭抽醬油,這真的是一種不敢再奢求的幸福。 飯後,再來上一杯香濃的咖啡,然后对着美景发一会呆, 那簡直就是完美!午間的野餐成為旅程中最值得期待的節目。

[/double_paragraph][double_paragraph]
和母親一起去旅行,旅行的目的地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旅行的過程!在狹小的車廂裡,在每天連續的十多個小時的行車中,一路上,沒有電話的幹擾,我也暫時不去考慮工作,也無需只顧看報紙和電視,因為這些車裡根本就沒有. 路上沒有網絡,當然也就無需只顧刷屏了。我所能做的,就是除了開車,便是和母親聊天。和母親所說的話,再也不是那種一句起,三句止,敷衍了事。有一些很小的事情,我們可以說上老半天,我一點也不覺得她囉唆。有一些回憶,我們可以爭論很久,她也沒覺得我不耐煩。一路上,嘮的家常,好像比一輩子說的話還多。母親坐在後排,有時累了,她就躺下睡覺,醒來後,我們可以繼續聊。 而我, 虽然每天連續開車十幾小時, 但因為有母親, 姐姐一起聊天, 竟然也沒覺得特別的辛苦, 比起頭一千公里, 一个人在车里, 孤獨得只能與不小心溜进车厢的蒼蠅為伴的感覺好多了.
我在取車前, 帶母親從悉尼經三藩市飛到紐約. 一路上探親訪友, 遊覽了華盛頓, 尼亞加拉大瀑布等景點, 在美東晃悠了一個星期, 然後我們在水牛城分開, 我飛赴加拿大哈利法斯取車, 她跟姐姐飛到了三藩市, 見完那邊的親友, 正準備飛回澳洲. 8月21日, 當她知道我的副司機因故來不了, 而我又因為要趕時間, 和另一輛車分開, 只能孤身一人橫穿加拿大時, 她就放心不下了. 她顧不上自己已經一路舟車勞頓, 執意要改機票過來陪我橫跨加拿大! 她說, 即使她不會開車, 但在我開車時陪我說說話也好. 因此, 她和姐姐從三藩市飛到加拿大東面的蒙特利爾, 在北美大陸上空劃了一個之字之後, 又和我一起開車向西岸的溫哥華進發.

從蒙特利爾到穆斯喬, 三天走3200公里, 每天開車開到午夜, 母親终于熬過來了. 当我问她累不累时, 她說,出門以來,她能感到真正入眠的幾次,就在我顛簸而行的車上。 而我, 也非常享受这种和家人一起在路上的感觉.

江啟航 6號車手

[/double_paragraph] [/r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