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1 從山海關到八達嶺

[row][double_paragraph]

取車之後, 我們不是馬上往南開, 而是直奔離天津300多公里, 位於東北方向的秦皇島市的山海關。 在RTW的A段, 我們的車隊經過秦長城的烽火臺, 遊歷了長城西端的天下第一關的嘉峪關, 因此, 在D段, 我們當然不能錯過長城的東端, 也號稱天下第一關的山海關。

山海關北靠燕山,南臨渤海,地勢險要,扼守華北與東北之間狹長的陸路交通要道,更是平津的咽喉, 自古以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
山海關長城由關城、東羅城、西羅城、南翼城、北翼城、威遠城和寧海城七大城堡構成,四周有長4769米、高11.6米、厚10余米的城牆,牆體高大堅實,氣勢宏偉。整個衛城建築規模宏偉,防禦工程堅固。山海關是明代創建“衛所兵制”的產物,明代的“屯田制”和改革政策又對山海關的鞏固和發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老龍頭長城是長城入海的端頭部分,有“中華之魂”的盛譽, 是明萬里長城東端的起點。

相對於嘉峪關,山海關卻是改變中國歷史的地方.公元1644年,剛攻破北京城, 滅了明朝的李自成帶十數萬大軍親征山海關, 鎮守山海關的明朝總兵吳三桂本已決定歸順, 但因為愛妾陳圓圓被擄, 他沖天一怒為紅顏, 決意引清兵入關, 與李自成的大順軍決戰于關前. 李自成兵敗, 中國開始了滿清皇朝.

[/double_paragraph][double_paragraph]


我們到達時, 已是晚上,我們就在關裡住了一晚. 住的賓館也是古色古香, 應該就是以前的總兵府吧。 第二天一早, 我們驅車直奔關城. 天色灰暗, 雖然只是秋天, 卻溯風凜冽, 一派肅殺之氣。 我們恃著開的是越野車, 直接從海邊沙灘開到關前, 滾滾車輪過處, 泥沙揚起, 敲打車身, 一片鏗鏘之聲, 仿佛是從地下傳來的血腥肉搏的刀劍之聲. 想當年李自成剛把明朝滅亡, 正是志得意滿, 揮師北上, 斷想不到山海關一戰兵敗, 以致滿盤皆落索. 歷史, 竟然因為一個女人而在此轉彎, 真是令人不勝唏籲。 城頭變幻, 朝代更替, 如今只有城牆依舊, 黃沙依舊, 潮聲依舊。

 

參觀完山海關, 我們還到了角山長城。角山是萬里長城從老龍頭起,越山海關,向北跨越的第一座山峰,所以人們又稱它為 ” 萬里長城第一山 ” 。角山形勢險要,這裡的長城,或低緩蜿蜒,或直入雲天,遠望如帶倒掛山巒,實為壯觀。古詩雲: ” 自古盡道關城險,天險要隘在角山,長城倒掛高峰上,俯瞰關城在眼前。 不到長城非好漢, 車到山前必有路, 角山長城景區前的車路修得猶如長城一般, 驅車登古城, 真讓人有一種古代將士出征的感覺。

離開角山, 我們儘量選擇沿著長城的路開往北京。 當經過名叫孟姜的收費站, 令我們想起哭倒長城的孟姜女的傳說。 一路上, 我們經過水關長城, 居庸關長城,八達嶺長城。夕陽下, 這些已經修葺如新的長城, 猶如巨龍, 在群山翻騰, 非常壯觀雄偉。 只是, 和固若金湯的山海關相比, 這些長城空有翻騰崇山峻嶺之勢, 卻無防衛滾滾鐵騎之實, 最多, 只能作為點火為號的烽火臺而已, 而現在, 更是淪落成為可以帶來豐厚門票收入的景點而已。


開著越野車沿著長城遊走, 就好象在數百年歷史中穿梭往來, 只是, “蕭瑟秋風今又是,換了人間”.

[/double_paragraph] [/row]